二孩政策叠加猴年生育大年 妇幼医生资源缺口待解

来源: 北京商报 
二孩政策叠加猴年生育大年 妇幼医生资源缺口待解

[导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此前在接受采访时称,儿科专业取消、用药收入低、看病风险大是目前儿科的“三大杀手”。这3个问题,直接导致儿科在一些三甲医院“濒临灭亡”。

准妈妈梁女士这两天很是生气。她在微信上诉说元旦期间在某公立医院产检时无端遭遇加塞儿的事。“今年生孩子的人多,但不能成为走后门加塞儿的理由啊!”北京商报记者到本市几家比较著名的医院走访时也发现,前来问诊和产前检查的准妈妈人数激增,大有“人满为患”态势。

预测 本市新生儿突破10万

记者走访北京市各大医院妇产科发现,除了怀有一胎的年轻准妈妈们,不少年纪稍大一点的二胎妈妈们成为各医院妇产科的一个亮点。北京协和医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相较于去年,今年生二孩的人明显增多,另外,高龄人群的孕育咨询在数量上也出现了明显的增加。

北京市卫计委今年最新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市单独二孩申请数达61810例,其中约2万例已生育,将有4万余例在今年开启二孩生育程序。

据测算,政策实施后,北京符合全面二孩政策、可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常住育龄妇女数量约增加236万,预计2017-2021年的五年间将累计新增常住出生人口58万,年均新增出生人口约11万。按照这个测算比例,再加上2016年的猴年宝宝出生“大年”因素,今年全年的新生儿将会突破10万人。

对于这个近年来的北京新生儿“大数字”,显然给现有的医疗设施、医护人员出了一道难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围产医学部党支部书记、副主任医师王小榕表示,伴随着二孩政策的出台,从临床上明显可以看出,想生二孩的人数量在增多,而且高龄人群较多。一般来说,年龄在35岁以上的孕妇就是医学定义上的高龄孕妇。高龄孕妇怀孕率低,而且容易出现孕期并发症的情况,流产、生育畸形儿的风险增加。

王小榕介绍,面对高龄产妇,医生会更加注意妈妈们的身体状况以及胚胎生长发育的状况。从妈妈角度来说,医生要关注妈妈们是否有妊娠合并症以及并发症。例如以前是否有过高血压、糖尿病以及代谢性疾病和内分泌的一些疾病,如果有这些疾病的话容易对母亲的身体以及胎儿的质量产生一定影响。

1月11日,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在分析目前现状时表示,“我们国家符合全面二孩政策的对象有9000万左右,60%是在35岁以上,50%是在40岁以上,政策实施以后,高龄孕产妇家庭明显增多,发生孕产期合并症、并发症以及出生缺陷的风险增大,妇幼健康和优生优育的服务任务更加艰巨”。

现状 妇产医生资源最紧缺

走进北京妇产医院可以明显看到产科电子显示屏上面标有“2016年8月以前(含8月)产科建档名额已满!”的字样。一位孕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我怀的是一胎,今年二孩政策放行,很多高龄妇女想要二孩,医院孕妇变多,建档就困难了。我是比较幸运的,是9月的预产期,刚好过了8月,不然都建不了档”。同样,在北京协和医院产科医导台也可以看到“2016年8月产科床位已满”的字样。

新生儿的大波来袭凸显出国内妇产医生资源的紧缺。王小榕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受二孩政策和猴年生育高峰的影响,北京妇幼保健医院的妇产科和儿科医生资源明显紧缺。目前该医院妇产科医生资源约70人,医生缺口至少50%。“就拿产科来说,本身是高风险且工作强度大的行业,需要24小时备战,有时候夜班的时间比正常班的强度更大更累。但从收入上衡量,历史原因导致产科医生的工资总体处于较低水平,这样多少会影响产科医生的积极性。”王小榕如是说道。

除了北京妇产医院外,其他医院也在面临着产科医生资源匮乏的问题。登录北京朝阳医院官网看到,该医院妇产科的床位有116张,医生34名、护士78名。粗略计算,该医院每位医生需要同时照看3张产床。该医院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现在产科的床位一直处于增加的状态。也就是说,在当前医生资源并没有增加的基础上,医院的产科床位却在持续增加。这也从一个层面反映出公立医院妇产科医生比产床更紧俏。

杨文庄介绍,我国在保障母婴健康方面,针对各地妇幼保健资源分布不均衡、优质资源相对紧张的情况,国家卫计委和各级卫计委都采取了很多措施:一是要增加妇幼保健能力的供给,加强技术人员的培训。二是推进分级诊疗,引导孕产妇合理选择助产的服务机构,因为三级妇幼保健机构确实是人满为患、一床难求,而一二级有资源利用不充分的问题。三是要加强孕产妇的咨询指导,在基层要整合妇幼保健和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的资源,加强对孕产妇的咨询指导,增强孕产妇的自我保健能力。四是完善危急重症孕产妇和新生儿的转诊、会诊网络和机制,确保急救通道的畅通。总之,要采取一系列措施确保母婴健康安全。

新政 儿科医生要加快培养

除了妇产科以外,儿科医生也面临着这种窘境。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院长罗毅表示,促进孩子的健康是项大事业。我国儿科医生短缺是个普遍现象。2012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师,远低于美国每千名儿童拥有1.46位儿科医师的水平。增加儿科医生总数量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加强医生培养,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员短缺问题。具体到首都儿研所附属儿童医院,全院应诊专家也只有100余人。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此前在接受采访时称,儿科专业取消、用药收入低、看病风险大是目前儿科的“三大杀手”。这3个问题,直接导致儿科在一些三甲医院“濒临灭亡”。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随着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不但儿科医生将越来越不够用,业内人士表示,儿科医生如果没有大幅度的增加,未来孩子们看病会更难。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我国儿童人口2.23亿,占总人口16.6%;2015年医疗机构儿科门急诊人数达到5.4亿人次,占全部门急诊人数的9.5%,致使儿童药需求持续强劲。

因此,加快我国现有产科和儿科医师、助产士及护士人才培养,合理确定服务价格,在薪酬分配等方面加大政策倾斜力度。据悉,针对此情况国家卫计委下发通知,提出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对这两个岗位的专业人员开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1月5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的决定》,为缓解二孩放开后可能出现的生育高峰,国务院提出“加快产科和儿科医师、助产士及护士人才培养,合理确定服务价格,在薪酬分配等方面加大政策倾斜力度”。

除此之外,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提到了儿童用药也是当前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国内专门生产儿童用药的企业非常少。当前我国的儿童疾病谱不明晰给企业生产制造儿童用药带来一定的限制。之前大家说的儿童疾病都是感冒、发烧、腹泻或者是湿疹等,但是近两年来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也慢慢找上了儿童。当前国内疾病谱的演化发展情况如果能够得到监控,就可以有效指导企业儿童用药的研发。”(记者 吴颖 郭秀娟)

责任编辑:马玉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