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谷:科学还是“玄”学?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林 森
辟谷:科学还是“玄”学?

[导读]1916年,37岁的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李叔同,因接触了日本杂志介绍“断食”以修养身心之法,遂生入山断食之念。

可做标题图

文/林 森

1916年,37岁的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李叔同,因接触了日本杂志介绍“断食”以修养身心之法,遂生入山断食之念。当年冬,他入杭州虎跑定慧寺,试验断食17日,并记有《断食日志》。此次断食之后,李叔同遁入佛门,终生钻研佛法,遂有后世熟知的“弘一法师”。

尽管在一般人看来,李叔同的“断食”,与近些年非常热门的“辟谷”没什么区别,但其实二者在概念和操作上有着明显的差异。二者到底有着何种区别?辟谷的科学性、可验证性到底几何?这些,在人们高度关注身心健康、重视养生保健的当下,有着极高的关注度和讨论价值。

传统医学的沉淀与“复兴”

断食,来自欧美,有着近百年的历史,一般需在医院里进行,是医生为了配合治病,人为地不让患者进食,但要依赖营养素的输入。深圳雅觉辟谷的邓耀华先生认为,辟谷与其相似之处是不吃五谷,但在内涵和具体过程中也存在明显区别。断食是被动停食,营养来自医生提供;而辟谷是“主动开启先天能量通道,身体主动汲取大自然的营养,从而净化身体,唤醒潜能,能量递增”。

先不谈科学性,辟谷之术在中国确已有着几千年的流传历史,《庄子•逍遥游》中有“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之说,《大戴礼记•易本名》:“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王充《论衡》:“食气者寿而不死,虽不谷饱,亦以气盈。”1973年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彩绘导引图和《却谷食气》帛书,也描述了人类主动获得精神系统营养的途径。

若翻阅较为官方和权威的《二十四史》,《史记.留侯世家》《后汉书》《梁书》《魏书》《隋书》《宋史》中,均有关于辟谷的描写和记录,并呈现三个特点:一是出现的章节多为“隐逸”“方技”“方术”中;二是辟谷多与“导引”“服气”等共同出现;三是出现于宋代以前。

正因为有着这种源远流长的文化传承和史料支撑,在支持者看来,辟谷是中华养生文化的宝贵遗产,只要循序渐进地学习精进,一点也不神秘,每个普通人都可以传承和享用。

关于辟谷的争论与研究

对辟谷持怀疑态度者认为,根据西医理论,禁食36小时后,肌肉蛋白质分解释放出氨基酸,肝脏在激素的影响下摄取丙氨酸来制造糖。禁食48小时后,机体开始大量动员脂肪来产生能量。不过脂肪并非“清洁能源”,在消耗过程中会产生大量酸性产物,血液和尿液中酮体的含量迅速提高,体液的酸碱平衡开始经受考验。如果此时饥饿仍未解除,脂肪燃烧也无法满足生命需要时,人体不得不再次大量分解蛋白质。众所周知,蛋白质是生命的功能单位,蛋白质大量分解必然带来重度营养不良,从而导致全身各器官濒于衰竭。

而在支持辟谷疗效者看来,“不食五谷,吸风饮露”可唤醒人体的自愈力和潜能,“辟谷夺炁”,通过向大自然母亲、天地大气吸取养分,是可以维持人体生命机能的。中华临床医师杂志2016年4月刊登的《辟谷的再次实证与思考》一文,作者通过自己进行辟谷36天、然后复谷、接着再辟谷10天、然后再复谷的实证研究,并在复谷后恢复正常的日常生活,从而观察和体验身体的反应。作者表示,结果显示本次试验成功完成了在较长时间(36天)辟谷状态下的正常生活的验证,验证了在较短复谷后再次进行辟谷(10天)的可能;复谷后对身体没有不良影响。作者从而得出科学的辟谷是客观存在、安全和可重复的的结论。

诚然,目前辟谷的科学性和有效性还有待进一步证实。很多从事辟谷者也承认,社会对辟谷的争议是客观存在的。但值得指出的是,辟谷术中出现的许多现象和数据是值得中医、西医和心理学界共同进一步研究的。

辟谷是否有用、功效何在?

一些研究者通过实验发现,辟谷的第一个好处是可让内脏获得休息。人体长期摄入食物,消化系统不停地运转,使心、肺、肝、胆难以休养生息,久而久之,一些代谢废物也会在身体内形成堆积。辟谷可让内脏获得休息,使其有一个“假期”,进而让整个身体系统得到休养生息的机会。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机体的更新。

第二个好处是可以清除体内垃圾。人体不能完全排干净体内的代谢物,而代谢物的残留对人体的危害很大。首比如肠麻痹,肠道蠕动的减缓使肠道粘连,易造成肠梗阻、习惯性便秘等肠道疾病;又如,由于停滞淤积的垃圾不断地被肠道微生物分解而腐败发酵,进而影响和伤害消化系统、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及血液系统。辟谷时,由于大小肠的食物成分减少,加上大量饮用白开水,肠道得到滋润,在水的不断清洗下,肠道折叠处的代谢废物就容易脱落排出。定期辟谷一天或者吃素食,可以杜绝体内垃圾的滞积。

第三,辟谷后由于没有外能量摄入,体内多余的脂肪就会转化为热量来维持生命活动,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减肥功效。这些研究者还认为,辟谷能唤醒人体自愈能力。

整体而言,这些研究者认为,科学适度的辟谷,对于消化系统、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妇科等慢性疾病有较明显疗效,同时对亚健康状态有一定缓解作用,在戒烟戒酒方面也有明显疗效。

辟谷对防灾抗灾的特殊意义

目前自然环境日益恶化,天灾人祸不断,人们难免会因特殊情况而暂时断绝粮食。世界卫生组织指出,食品和饮用水卫生问题是灾难发生后的重中之重,因此迫切需要寻找一种灾害期间能够部分缓解食物缺失导致灾民饥饿情况的应急方案。

有学者在研究人体饥饿与摄食原因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人体的饥饿感有可能是由于人体共生胃肠道微生物菌群在增殖过程中需要碳源、攻击胃肠道黏膜从而导致人体产生疼痛所致,从而提出了“饥饿源于菌群”的科学假说,而且发现通过给菌群提供特殊的益生元食品即可止饿,人体饥饿感自然消失。在此基础上,有学者提出“柔性辟谷”方案,具有应对短期(7~14天)食品一种紧急时期应急止饿方案的有效性。如能掌握基本的辟谷技术,在塌方、地震、洪涝、海啸、传染病等天灾人祸的特殊环境中可延长救援等待时间,在赈灾物质紧缺下增加生存几率,在恶劣的环境下保持免疫力。

辟谷不可贸然进行应有充足准备

辟谷的风靡,让不少人跃跃欲试。然而,对于这种既古老又新鲜的养生之道,有的人从中尝到甜头,有的人却因不适合或方法不当而反受其害。辟谷适合哪些人群?大致而言,辟谷适合重视生命质量的人、关注心灵成长的人、回归自然放松身体解放压力的人、为慢性病调养诚心寻找出路者。从身体条件而言,健康、亚健康、某些慢性疾病需调养者可自愿尝试。不适合哪些人群?从身体条件而言,有大出血史者、危重病人、癌症晚期、精神病史者、癫痫病史者、体重不到38公斤者、传染病活跃期者均不宜尝试。

同时,因为辟谷的争议性,不少人对辟谷既感到好奇,又不敢贸然尝试。邓耀华提醒,辟谷作为一种养生方法,确实应该有充分准备才能进行。比如,首先要做好家庭沟通。需要注意的是,当一个人开始辟谷后,改变的不只是自己的生活方式,还会影响到其与身边人的关系,所以最好提前与家人沟通好。其次要放下事务。不要把工作、人际等事务带入课堂,辟谷是对自己身体心灵的疗养,需要一颗清净心,给自己的身体、精神放个假。再次要有物质准备。进入辟谷期,所需的就是饮用水,但初次参加辟谷班,也可以预备每顿三颗红枣(尽管90%以上的人最终是备而不用),另外衣着要宽松,布底鞋更好。

(原文刊载于《紫荆养生》杂志夏季刊)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