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急诊科成功救回中暑工人性命

来源: 新华网 

[导读]7月进入伏天,北京天气尤其炎热。13日,120急救车猝然停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急诊科门口,随车医生将一位高热昏迷的工人推入急诊大厅。

(原标题: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成功救回中暑工人性命)

新华网北京7月25日电 7月进入伏天,北京天气尤其炎热。13日,120急救车猝然停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急诊科门口,随车医生将一位高热昏迷的工人推入急诊大厅,“他在路上作业,被人发现倒在地上,强烈呕吐,体温41.9度,心率160次/分,没有家属,没有身份证,既往病史不详……”急诊医护立即启动紧急医疗流程。经及时抢救,患者于23日康复出院。“不要小看中暑,可能会致命。”北京清华清华长庚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张向阳提醒民众。

主持抢救的急诊医师徐婷下令兵分三路:一路立即冰敷擦浴,物理快速降温;二路立即开立相关医嘱和化验检查;三路按制度向上级汇报。急诊护士何晓庆、周雁翎、李伟伟迅速清理呼吸道,为患者除去衣衫,擦净身体,在颈动脉腋下、腹股沟处放置冰袋降温。“必须尽速把核心体温降到39度以下。”闻讯赶来的张向阳指挥护理人员,向患者身上洒水。为了加速降温,空闲下来的医务工作人员,均拿起病历夹为患者扇风,促进患者身体表面蒸发。

物理降温的同时,检查结果一项一项回报,患者不仅患有严重中暑热射病,同时出现了多项严重并发症:严重酸中毒,严重低钠,高钾,心肌细胞损伤,横纹肌溶解,弥散性血管内凝血,消化道出血,头颅CT显示严重脑水肿,每一项都可以致命。降温、液体复苏、保证尿量……在急诊医护人员的配合下,患者体温和心率逐渐恢复正常,补钠后,抽搐停止,恢复排尿,随后调整治疗方案,对并发症进行一一对症治疗,最终经过10天的抢救治疗,患者康复出院。

张向阳介绍,处于高温环境,不能充分散热导致体温升高,就会导致中暑。重症中暑可分为热痉挛、热衰竭、热射病等类型,这位患者就属于重症中暑中的热射病。按照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统计资料,延误处置,该类患者的死亡率高达80%。

张向阳指出,中暑多见于在高温环境下长时间作业的年轻人,如从事重体力劳动或剧烈运动,也常见于没有重体力劳动的老年人或儿童,体温调节能力和适应能力差,或者有基础疾病者。另外,环境湿度大,会明显提高体感温度,也容易中暑,这也是为什么在桑拿天容易中暑的原因。

中暑表现多种多样,乏力、大量出汗、恶心、胸闷、心慌、头痛、头晕、眼花、耳鸣、动作不协调、站立不稳、体温正常或略高,或者出现皮肤潮红、灼热、体温升高、面色苍白、脉率增快、血压下降、皮肤湿冷等周围循环衰竭表现,严重者出现肢体痉挛、晕厥、昏迷等表现,也可能出现横纹肌溶解、肾功能损害、呼吸衰竭等严重并发症。

发生中暑,应迅速脱离高温、高湿、日晒环境,至阴凉处、通风处静卧,避免高强度运动和重体力劳动,有条件的要将病人置于空调环境,争取去掉衣物以助散热。神志清楚者及时补充含盐清凉饮料,如淡盐水、冷西瓜水、绿豆汤等,轻者经以上处理即可恢复,重者需要至医院诊治,除了监测重要的生命体征外,积极补充液体和电解质、降低核心体温是中暑治疗的核心。

中暑高热者,要争取在半小时左右将核心温度降至39度以下,迅速脱离热环境,通风、去除衣物,或将患者浸入20度左右的水中,注意呼吸气道保护,或者身上洒上温水,用风扇吹风,加强蒸发降温。中暑的高热并不等同于炎症的“发热”,即平时说的“发烧”,因此不能使用常用的解热药物,如阿司匹林、对乙酰氨基酚等,不能进行酒精擦浴。病情严重者需要到医院诊治,早期治疗,早期干预相关并发症。

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