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逾30万人 手术仅1万余例

来源: 新华网  作者: 董小红
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逾30万人 手术仅1万余例

[导读]刚结束热播的电视剧《美好生活》展示了一段器官捐献“换心”引发的情缘。现实中,这样的大爱也在延续。目前,我国公民逝世后捐献的器官已累计挽救了4.6万余人生命。

(原标题: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超过30万人——“生命的接力”如何持续?)

新华社记者董小红

刚结束热播的电视剧《美好生活》展示了一段器官捐献“换心”引发的情缘。现实中,这样的大爱也在延续。目前,我国公民逝世后捐献的器官已累计挽救了4.6万余人生命。

人体器官捐献者,他们虽然离开了,但生命的一部分化作了“礼物”,鲜活地存在于新的生命之中。我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超过30万人,但器官移植手术仅为1万余例,器官捐献这项无私大爱的事业如何持续?

“生命的礼物”让爱延续

“朋朋,妈妈来看你了……”摸着墙壁上孩子的名字,尹艺蓉的泪水再也止不住。

清明节前夕,在成都都江堰味江陵园里,一场庄重肃穆的人体器官捐献者缅怀仪式在这里举行。

尹艺蓉专门从南充赶过来,再看看孩子。孩子小名叫朋朋,大名叫周山麒,2015年5月9日,年仅6岁的朋朋因脑瘤医治无效去世,经过一番悲痛的考虑,尹艺蓉决定捐出朋朋的肾脏。

“孩子还那么小,就这样离开了,我大哭了一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尹艺蓉眼眶湿润,以前看到过器官捐献的新闻报道,“希望孩子能够以另一种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朋朋,你现在还好么?不管你的肾脏现在活在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妈妈都希望它能健健康康的……”拆开专门给孩子带的陀螺玩具,尹艺蓉仔细地拼接起来,泪如雨下。

当天,多名器官捐献者的家属也到场,表达对亲人的哀思。2016年,都江堰味江陵园“捐献者纪念广场及人文教育基地”落成,这是四川省首个器官捐献者纪念广场。

69岁的程福军老人把妻子的照片设成手机屏保,只要一按手机,妻子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我爱人生前是个大美女,你们看看!”一边红了眼,一边却又替妻子开心,“生前,她就一直想在死后捐出遗体,现在,她的愿望实现了啊……”

程福军妻子曹阳去年因肺癌不幸离世,在去世前叮嘱家人一定要捐出自己的遗体用于医学研究。程福军含泪签下了捐献书,“现在,我终于理解了她,她生前那么美,走后也要把这份美丽留下。”

器官捐献,这份“生命的礼物”,让爱延续。记者了解到,2010年3月启动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试点工作至今的8年来,我国公民逝世后捐献的器官累计挽救了4.6万余人生命。

据中国红十字会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副主任侯峰忠介绍,截至今年3月28日,我国已累计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达1.65万例,捐献器官近4.65万个,累计报名登记42.2万人,年捐献和移植数量居亚洲首位、世界第二。

器官捐献工作推广形势仍然严峻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近年发展态势良好,但我国器官捐献工作推广形势仍然非常严峻,人体器官存在巨大的缺口,一些患者在等待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据卫生部门统计,我国每年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超过30万人。”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四川省管理中心负责人刘利说,让生者延续,逝者重生,人体器官捐献这项“生命的接力”工程还面临缺口日益增大的挑战。

《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明确规定,参与、推动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工作是红十字会的法定职责。

“然而,现在还有不少省份没有组建专门的器官捐献组织管理机构,体系尚未健全。”刘利说,器官捐献工作任重而道远,自愿捐献观念需要普及,地方性法律法规的订立也需要加快提上日程。

“在我们医院,每年器官移植手术只能做几百台,因为捐献的人有限,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一些病人因为等不到器官而离世。”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杨家印说。

成都市民刘女士的丈夫前年得了肾衰竭,一直在等待合适的肾脏做移植手术,“已经等了快两年,我们都要绝望了。”刘女士说,等待的人太多了,而捐献者太少。

完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制度体系

面对器官需求缺口不断扩大的形势,有关人士建议,进一步完善我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制度体系,推进器官捐献工作法制化、规范化。

杨家印说,政府、社会、公众多方需要加强协同,共同推广宣传器官捐献的意义,让更多生命得到延续。同时,希望加强器官捐献体系的公开透明,让更多人打消顾虑,加入自愿捐献者行列。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鄢伟说,器官移植的最佳时间一般在24小时以内,因而器官“重生”的时间非常宝贵。

“我们经常遇到家属临时反悔,不愿意捐献了,非常可惜。”鄢伟说,当前一些人对器官捐献存在误解,觉得一旦同意捐献器官,医院就不会积极抢救了。其实,无论任何时刻,患者只要存在一线生机,医院都绝不会放弃。

在刘利等人看来,国家可以探索完善对器官捐献者的激励和优惠政策,鼓励更多人参与其中,推动器官捐献事业的长远发展。尤其是,地方可以加快出台一些激励措施。

“在我们传统意识中,死亡是一件令人避讳的事情,加强死亡教育,树立积极的死亡态度,更有利于促进器官捐献事业的推广。”刘利说。

责任编辑:李梦怡